一郎和四郎[兄弟爱?!!]

2009/09/10 15:42
流串的类似于厕所的空气在摇晃不止的地铁车厢里渐渐散开。
地铁刚开出几站,人还不是很多, 放眼望去,看的见的几节车厢里几乎没有站立的人
苍条无力的垂下双目,他尽量避免和周围人目光接触。
他在忍耐,希望地铁能在快些,也就可以早点离开这不怎么令人愉快的环境

多川一直看着坐在对面的苍条,耳朵里正在奏着欢快的曲子,这正好和对面苍条脸上的表情
成反比,多川放肆的盯着苍条的脸,仿佛准备在那张严谨的脸孔上钻个洞。突然,苍条大概是感
受到面对面坐着的多川的视线,便抬起来头来,疑惑的看着多川,多川却突然露出笑容。
真是奇怪的人,苍条感受那笑容的诡异,立马低下头,这时,报站声响起。。
是苍条要下车的站到了。。。

多川收起了笑容,但眼睛还是一直盯着苍条。只到他走出这节车厢,多川却忽然从座位上弹起来
在车门即将合上的前几秒冲了出去。


[喂。。。。。等等。。。]多川跑的有点急喘,他追上了,然后一把拉住了行色变的有点急急忙忙的苍条
苍条被多川突然粗鲁的拉住,弄的有点站立不稳,转了个圈,摇摇晃晃的站在多川面前,
表情瞬间变的非常阴沉。这个人是要干嘛啊!!!!
[你。。。你是苍条吗?A大法医专业的。。]多川不管不顾的报出苍条大学的名字,面孔有着明显的兴奋之色。
[呐,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多川啊。多川四郎。]
苍条抬眼仔细盯着多川,但毕业已经过去了快接近10年了,自己又是性格孤僻的人,如果不主动联系苍条的话
感情什么,朋友什么的,就会渐渐淡了,更何况只是。。。。。说不定是同学?但路上的陌生人突然跑上来说我是你
朋友啊,这怎么看都会觉得很奇怪吧?所以苍条只说了一句
[抱歉,你大概认错人了吧]说完就想转身离开,刚刚局里打来电话,又有凶案发生。正有一具尸体等着他去解剖分析
死因。
但是刚想转身,又被多川拉住,
[你肯定是苍条啦。苍条一郎]
刚想发作的苍条却听见对方清楚的报出自己的全名,他着实楞了一下。现在事实证明,眼前的这男人确实是认识他的
周围突然瞬息万变了。。。。
只有苍条和多川两个人是静止的。。

----------------我只是片段的分割线------------------------------------------------------

今天被多川按在电梯里的玻璃上告白了,苍条很不幸的脑袋磕到了玻璃,所以此时他正在医院里接受脑部检查。
其实没什么,虽然磕到的时候有点痛,也有点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但苍条却更多的是生气,不单单是因为脑袋
亲吻了玻璃,而是多川的态度。
[一郎,]温柔叫着苍条名字的多川,手紧紧箍着苍条脑袋,逼迫他注视着多川,那感觉真的很不舒服。从来也没
一个人能这么对他,那么粗鲁。 这该死的多川,但自己却没马上推开他,苍条一手捂着后脑勺内心开始为了
自己没有马上推开多川而开始懊恼。
[呐,给你]一杯温水递到手里,苍条并没有马上接过,他看了看握着杯子的那双手。抬起眼睛注视着多川
自己,其实对这个男人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吧,究竟在意什么呢?

----------------我只是片段的分割线------------------------------------------------------

多川不喜欢开车,依照他的性格,与其时刻保持的高度紧张感的操控方向盘,还不如放松身心把这事情交给别人不是更好么?其实你根本就是懒散吧?
苍条一直这么说他,但多川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愉快。相反他甚至觉得如果苍条觉得更方便的话,他可以试着考虑去弄辆车。反正驾照已经有了。
恩,这么在心里盘算着的多川,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正歪的脑袋补眠的苍条。这家伙,真的是目前法医界的精英?看这睡相,怎么看都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啊!

[是么?其实我觉得骑自行车什么的也挺方便,最主要是环保,出去旅行的话的确是有辆车更方便,但不是有租的么?]苍条边扯着领带,边往衣橱里翻着T恤,
难得从明天开始休假一周,本来想在家好好休息的苍条硬是被多川的那句
[喂。一郎,又不是老头子,难得的休假,我们去旅行吧?]
明明你才是老头子好不好?苍条狠狠的瞪了眼站在门边对他露出一脸欠揍表情的多川。
前一阵子一桩连环杀人案搞的警局一群人焦头烂额,总算在上一周宣告破案,局长非常好心的开始给他们这班人马轮流放假。
虽然苍条和多川的在警局的职位不一样,但这次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用多川的话说,就是所谓的配合度,也就是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只需要一个眼神
这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自信呢。
换着T恤的时候,多川突然移到苍条的背后,双手环住他的腰身,脸搁在他肩上
[一郎。。。。你真SEXY。]这么说的多川已经一只手开始扯着苍条西装裤上的皮带了。
[多川,你想给我换衣服就说一声]苍条一把握住多川渐渐往他胸口移动的手。这家伙,工作起来像个激进分子,一旦不用工作,就完全一付我就是懒散到底了
你能把我怎样的脸孔。
[叫我四郎]居然还给我撒娇。多大的人了,一脸黑线的苍条迅速套完T恤转过身面对比自己高一个脑袋的多川。虽然比自己大,但此时的多川,明显对他显露出
了孩子的一面。他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
多川却迅速低头吻住苍条,伸出舌舔着他的嘴唇,同时开始收紧手臂,让苍条更加的贴近自己
[唔。。。。]等苍条意识到的时候,多川已经撬开他的嘴,在里面肆意攻击了。
好吧,我很不厚道的停在了关键时刻...哈哈哈
----------------我只是片段的分割线------------------------------------------------------
多川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呆在浴室里,这大部分可能跟他过分的自信有关,就像现在,即使是维持着困难的插入姿势,多川也要照着镜子
[一郎,你这表情真棒。。。害我又硬了]多川毫不顾忌的一边观察着镜子里反射出的苍条因为已经一次高潮而明显变的有些发红的身体,一边用嘴
去轻咬着苍条的耳朵,转而又从嘴里说着这些让苍条感觉羞耻的话。
[闭。。。闭嘴。。]苍条此时浑身瘫软无力,还未完全从刚才激烈的快感中恢复过来,无力的抬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本来已经穿好的T恤被撩到胸口,露出被吸吮啃
咬的有些发红的两颗,下半身本该好好的穿着的西装裤子也被褪到膝盖,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自己的,自己的私密处正紧咬着某人的性器,而罪魁祸首居然还用很色情的眼神望着自己。这个披着正义刑警皮的禽兽
大概是看见镜子里苍条在瞪他,多川便把苍条就着插入的姿势转了个圈,现在是所谓的面对面了。转身的时候苍条受不了的发出了声呻吟。从开始到现在,
这是苍条唯一的一次所谓的叫床?
[一郎。。。。]多川重新开始轻轻的做起活塞运动,一边动着自己的腰身顶着苍条,由轻到重,由慢到快,苍条长年在地下室工作,没有很多机会亲近阳光。
所以比一般人看起来要白,而且他一直绷着一张脸,警察局那帮子没口德家伙背地里都说他是与其喜欢活生生的人,更喜欢那些冷冰冰的尸体。
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这男人呢?念书的时候么?多川不知道,但他只知道,现在的苍条是属于自己的。至少此刻。自己的心还有身体都是和苍条连在一起的。
[啊。。。四。。四郎]看,事实证明,苍条心里果然有他多川四郎。

----------------我只是片段的分割线------------------------------------------------------


[真是一流的罪案现场啊,我说,一郎。。。]
[你是笨蛋吗?在外面别叫我一郎!!]
[有什么关系,反正大家都很忙]
[你。。。。这家伙。。。]
以上对话不管在什么场合,警察局也好,办公室也好,解剖室也好,或者罪案的发生现场都会上演一次,
苍条习惯了,多川似乎不仅仅是习惯了,而是乐此不疲?的确是呢。多川现在正充分享受和苍条共事的
美好时光。哦,看来似乎只是共事时光还不够贴切呢,应该说如胶似漆的时光?

本来二人计划去温泉旅行的,难得都有长达一周的假期,多川已经跃跃欲试了。但罪犯却似乎并不想让他们
安心的度假,这已经是开出去大约一半的路程了,却被一通电话招回了警察局。
当然,苍条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多川更是有点焦躁,但有什么办法
两个人都是警察局的台柱。所以,只能暂时把计划延后了。

苍条摘下口罩,他有些恍惚,一个多小时的解剖,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昏昏沉沉。转了个头,却看见隔了一扇门,自己的
办公桌上,多川趴着,看他的背影似乎是睡着了,苍条叹了口气,脱下手术用罩衣,手套,
简单的处理了下尸体。然后去更衣间洗了澡,换回了自己平时穿的工作服,苍条感到了莫名的一股放松感。
他慢慢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轻轻的盖到了多川的身上。转而走到旁边的小沙发上,他坐了下来。
但却没有睡意,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多川熟睡的侧脸,脑中却思考着刚刚的分析成果。
突然他嘴角呈现弧度,继而,他用手掩住嘴,低低的笑着。。。多串这家伙,睡觉居然还会磨牙呢!!!


多川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醒来的时候,就看见紧靠着的他的沙发上,苍条歪斜着,手里的资料有些散在了地上,有些则是
散在了沙发上,只有一张在苍条的手里紧紧拽着,多川揉揉眼睛,站了起来,身上披着的苍条的外套也随之滑了下来。他轻手轻脚的
靠近苍条。他单手撑着沙发的扶手,嘴唇慢慢凑近苍条的嘴唇
[早上好,一郎]低低的说着。多川的嘴唇覆盖住了苍条的嘴唇。

外面一缕阳光随着排风扇的速度照射进来,昏暗的地下室,也随之渐渐亮堂起来。。。。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