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内容4

2009/09/10 15:46
洞外很冷,此时下着大雨,我和闷油瓶围着火堆,谁也不说话。沉默的气氛让我有点窒息,要是胖子在就好了,他的冷笑话一定能打破这种气氛
但好死不死的刚刚在对付一条巨蛇的时候和他们失散了,回想刚刚,要不是闷油瓶在关键的时刻抓住我的手,说不定我已经…
后怕的感觉突然在我脑袋里执拗的来回撞击,我一下烦躁起来。
[该死的。]我骂了一声,却没了下文,不知道胖子和潘子怎么样了,我抬起来眼睛看着坐在对面的闷油瓶,这家伙,到淡定,脸上看不出丝毫变化,再转头看着洞外越下越大的雨
心不知怎么的,就凉了大半了。

[吴邪。]
闷油瓶的声音悠悠的传进我的耳朵,我没抬头,也没回应,只是怔怔的对着火堆发呆
[吴邪]
直到一个影子挡住我面前的火堆,热度随即消失,我抬起头看着站在我面前的闷油瓶,背着光,我完全看不清楚他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
[去睡会吧,我守着]
一听他这话,我内心突然一股无名火冒了上来。这个闷油瓶,现在我哪里有心思闭眼休息。他看我一直没声音大概以为我知道了,就没再说什么
自顾自的又回到刚才他坐的地方,才消散的沉默气氛又回到了我和闷油瓶之间。
突然传来,一声怪声,似乎是洞口的方向,我的身体瞬间绷紧,刚想看闷油瓶,他的反应却更迅速,几步就窜到我边上,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把拽起我的手,连火堆也来不及踩灭,就被拖进了洞里的一处阴影里,然后一把捂住我的嘴。妈的,又来这招!但我同时却感觉到闷油瓶在我身后的身体迅速绷紧了。
但却奇怪的是,我们两都秉息静待了好久,就再没有第三声怪声发出来,洞里突然静的可怕,此刻只听到闷油瓶一人的喘息声,就在我耳边,我缓缓的伸出一只手,轻轻抓住闷油瓶捂在我嘴巴上的手
以动作示意,现在危险解除,你可以放开我的讯号,但闷油瓶却好象并没有放开的意思。这家伙,想干嘛啊,不是没有危险了么?怎么还这么制着我。
就在我懊恼想挣扎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腰上多了一只手,而且似乎越搂越紧的趋势。
[吴邪,]闷油瓶叫着我名字的同时放开了捂着我嘴巴的手,我的嘴巴一得到自由就开始大口的呼吸
[他妈的,张起灵,你想闷死我么]我刚转头,就一把被闷油瓶吻住,我的嘴因为瞬间的惊讶而半张着,只到闷油瓶的舌伸进我嘴里我才反应过来,我们两个大男人在一处刚刚解除危险
信号的山洞里接吻了。。


我被闷油瓶压在石壁上,即使借着火堆的光芒,我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他伸出一只手,扣住我的后脑勺,嘴唇重新覆盖住我的,开始很温柔,转而就变的具有攻击性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着他,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只手去扯他的裤子。他一把抓住我作恶的手,按到石壁上,伸出一条腿挤进我的双腿中间,即使隔着裤子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
双腿中间的硬物
[吴邪]他又叫着我名字,一只手开始扯我的裤子皮带,直到我半软的性器被他轻握在手里。我抬起头,他凑近我舔着我的嘴唇,我终于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以及眼睛里的欲望。
闷油瓶有没有和人做过,我不知道,但我却绝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见我摆出一付霍出去的表情,闷油瓶的嘴角勾了起来。但他没说话
只是开始了缓缓套弄我的性器。嘴唇凑近我的脖子,啃咬着。
[..小….小哥]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往下涌,集中在一点上,欲望叫嚣着要往外冲,我把头仰起来,无声的大口的呼吸着。一阵激颤过后,我在闷油瓶的手里射了,心跳跟垒鼓一样,稍微恢复点神智,想开口说些什么,闷油瓶却突然把我翻了个身,面对着墙壁,我有些难受,刚试图撑起来,闷油瓶的身体就压了下来,我瞬间又绷紧身体,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了。顶在我大腿根部的那根灼热的东西。原来他忍到现在么?
粘着我体液的手指伸进我的股缝中,缓缓顶了进来,说实话,很疼,我皱着眉,身体更加的绷紧,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无法再顾忌是不是会有危险发生了。我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到
闷油瓶在我体内的那根手指
[吴邪,放松]趁我分神,感觉着是第二根手指伸了进来。比刚才还要刺痛传了过来,我咬着牙,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不知他弄了多久,只感觉手指撤了出去,随即一股灼热的
感觉顶着自己那里。
真的很困难,我跟他同时低呼出声,看来我之前的猜测都是假的,这家伙,分明也是大姑娘上娇,头一遭。
也许他只进了一头,也许他只进了一半,也许已经整个没入,我只感觉,那里着火似的叫嚣着,撕裂的感觉尤其明显,我几乎是快瘫软在他怀里,双腿只打颤。
一只手重新覆盖住我垂软的性器,开始缓缓的套弄,我又再一次分神,体内刚才还分散的欲望因子现在又重新开始集中的冲往一点。趁这会,闷油瓶一口气顶到底。
我瞬间,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死了一次。
闷油瓶开始缓缓的顶弄,轻轻的,有一下没一下,等我逐渐适应,他就渐渐加快速度,一切都是那么默契。


雨已经小了,此时的山洞里,一处阴影里只传来偶尔有的一声轻叫,以及断断续续的喘息。
[啊。。。]
一阵轻叫
[小哥,啊。。嗯]
我的眼里噙着的泪水,牙齿咬的死紧,嘴唇因为疼痛和快感而失去了血色。
闷油瓶在我身后,重重的撞击着,这人已经完全已经是只有欲望主导了,他啃咬着我的后颈
[叫我起灵,吴邪]他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我只能凭本能意识去回应他
忍耐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我居然还有一丝残存意识来思考,我和闷油瓶的体力到了这时候就明显见了
分晓,这该死,该杀的混蛋,已经二次了,他居然一次都没射。
一双手把我抱的死紧,就着插入的姿势,我突然被闷油瓶翻了个身,成了面对面的姿势,我一下惊呼出声
真他妈的,刚要开口,就被吻住了双唇,一阵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感觉着他在我体内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差不多是快要到高潮了,他放开了我的嘴。
[嗯。。。。吴。吴邪。。我们一起]闷油瓶也不管我听没听到,听没听清楚,只是气喘说完这句后,就开始抱紧我,做最后的冲刺
我感觉体内一阵滚烫,知道他高潮了,我被他握在手里的性器也同时射出了体液。
他妈的,这是我第三次射了。高潮的余韵恢复的时候我只想到了这点。。。。。

不知道我睡了多久,醒来得时候,就瞧见闷油瓶,一个人坐在那拨弄着火堆,我动了动,示意我已经醒了
他很快转过身,走到我身边,伸出一只手,把我揽了过去,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我揽着,两个人就这么静
静的靠着石壁。
[吴邪。]闷油瓶叫了我一声,我没回应他,只是,等着他接下去,他却没再说话。洞里的火堆持续燃烧着
洞外的雨已经完全停了,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